?
武漢新市民網歡迎您!   湖北蓮藕產業網
微信
騰訊微博
QQ
新浪微博 新浪博客 微店
您當前的位置:主頁 > [九頭鳥]闖蕩四海 >
湖北人在外地:復工是另一場戰役
時間:2020-05-28 ??來源:澎湃新聞 ??作者: 劉昱秀 任霧??點擊:?次
          3月2日早上9點,盧蘭像往常一樣打開釘釘考勤系統打卡,意外地發現自己被移除了考勤系統。微信里部門群也不見了,顯示盧蘭已被移出群聊。
 
     2019年盧蘭本科畢業,來到浙江嘉興工作,當年12月底跳槽到當地一家知名家具定制公司做文員,還沒有簽過勞動合同,就被公司以暫時不用湖北人,招了兩個本地新人的理由解雇。盧蘭成了滯留在老家湖北宜昌的失業者。
 
盧蘭的釘釘打卡頁面  文中配圖均為受訪者提供
 
     湖北襄陽人劉麗的工作倒是沒丟,部門經理、人力資源輪番關心她什么時候可以到崗。問的次數多了,劉麗的焦慮指數也直線上升。
 
    老板得知湖北籍員工滯留在老家,趁著疫情防控部門到公司復工檢查,主動詢問怎么能幫到湖北籍員工出省復工。得知要到東莞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蓋章,3月4日,公司人力資源就將補蓋了職能部門公章的復工證明發給劉麗。
 
     劉麗拿到了蓋著職能部門公章的復工證明、村委會開的健康證依舊不能出省。3月14日,她到襄陽市玉山鎮政府詢問,工作人員回應,沒有目的地疫情防控指揮部的章走不了。
 
     在貴陽創業的湖北人黃瑞則為何時復工犯愁,回去可能要支付一筆不菲的酒店隔離費用,但不回去,數月沒有收入,賬上的現金流只能再撐兩月。
 
    4月8日,武漢解除離漢通道管控,在此之前,湖北其他地區已經陸續放開持健康證的人員出省。
 
   剛結束一場焦心戰役的湖北人,在復工路上又經歷了一番波折。
 
“出不去”
 
     2月28日上午,劉麗和弟弟,表姐及表姐的孩子自駕到襄陽市襄陽區高速路口,準備回廣東東莞工作。
 
    車還沒開到交警檢查的關卡,看到前面排隊的三四輛車全被勸阻折返。劉麗心里也在打鼓,同村的朋友2月26日順利上高速出省,告訴她只需要辦理單位復工證明和健康證明就可以出省。
  
    高速交警告訴劉麗,出省材料還缺少目的地疫情防控指揮部的同意證明——這是為加強疫情防控剛出的新規。
 
    折返回家的劉麗和弟弟分頭聯系東莞社區居委會、公司人力資源、東莞市疫情防控指揮部等多個渠道,得到的反饋均是,東莞疫情防控指揮部目前不給開同意證明并蓋章,但湖北人到了東莞,輸出地健康碼為“綠碼”即可入省。
 
   隨著新冠肺炎疫情好轉,截至3月13日24時,湖北省襄陽市全域進入低風險區,但道口管控仍然很嚴。
 
   劉麗弟弟三月上旬第二次去高速關卡口,說明目的地沒有開同意證明的流程,但執勤警察也無能為力,稱這是上級要求。3月14日,她向對口管轄的玉山鎮政府詢問,工作人員答復,沒有章走不了。
 
    滯留在家的劉麗每月有2500元房租和3000余元車貸的壓力,家在農村沒有網絡也沒帶電腦,每家每戶都不允許出去串門,整個2月到3月中旬都沒有工作,劉麗很擔憂收入無法覆蓋房租和車貸。
 
    劉麗說,精神壓力大的時候,早上3點多就醒了,睡不著在被窩里刷復工復產的新聞,也不清楚自己哪天能回去上班。額頭上起了幾顆有些紅腫的痘痘,生理周期也不規律。母親悄悄拉住劉麗,說“車貸不夠我來幫你還”。劉麗聽了眼淚忍不住在眼角打轉,父母就靠農忙時幫別人耕地掙100元/天,他們掙的錢更不容易。
 
劉麗家的菜地
 
     劉麗發微博吐槽自己出不了省的遭遇,有不少湖北其他地區的網友留言、私信告訴她自己的情況也類似。除東莞外,目的地為浙江、貴州、山東等地滯留湖北的網友當時也告訴澎湃新聞記者無法蓋到目的地疫情防控指揮部的章。
 
    3月16日,澎湃新聞記者以滯留人員身份致電襄陽市人民政府辦公室,工作人員介紹,由于此前接到許多市民反饋,所以從3月10日起,出省就不再需要目的地防控指揮部蓋章,只是劉麗所在的地方直屬襄陽市,更為嚴格。
 
小業主的寒冬
 
    和劉麗不同,黃瑞既想早點返工,又擔心返工“太早”。
 
     二十歲出頭離開家鄉,黃瑞先后在廣州、上海、浙江打過工,2014年貴陽省到廣州招商引資,他看準機會定居貴陽,開了一家軟件運營公司,公司規模不大,算上黃瑞一共五人,三個人是外地人。
 
    1月19日,他自駕和父母、妻兒一起回到老家湖北十堰過年。
 
     趕上疫情,他滯留在家兩個來月,公司也沒了進賬,“我們的工作需要甲方在現場驗收,硬件檢測設備,數據的工作原理演示給甲方看,現場把一系列問題解決好,大部分工作沒辦法遠程完成。”
 
    黃瑞每天的運動曲線在臥室、客廳、廚房、洗手間四點間切換,壓力大的時候,他就一個人站在陽臺遠眺,或在客廳里來回踱步。
 
     黃瑞和員工商量,這兩月工資暫時發放原來的一半,員工都表示理解。但削減之后,每月用工支出仍有2萬余元,所幸當地政府減免了兩個月的租金,賬上的現金流勉強還能撐住兩個月。“之后真不知道怎么辦。”他苦笑著說。
 
    3月2日,銀保監會、人民銀行、發展改革委、工業和信息化部、財政部聯合印發《關于對中小微企業貸款實施臨時性延期還本付息的通知》,對符合條件、流動性遇到暫時困難的中小微企業貸款,給予臨時性延期還本付息安排。
 
    黃瑞通過新聞聯播看到消息,第一時間致電貴州農村商業銀行,此前公司辦理了一筆八萬元的貸款,今年五月需要還款。
 
     但銀行工作人員稱,尚未接到上級通知,還不清楚能否辦理。“公司賬上現金流不多,因為年前計劃,完工后甲方支付尾款就能把貸款還上”,目前公司沒復工,沒辦法交付。
 
     黃瑞遲遲沒有和父母、妻兒回貴陽,主要因為貴陽居住區的定點隔離酒店規定每個成人單間隔離,房費180元/天,生活費50元/天,14天算下來隔離費用達12880元,黃瑞不得不將復工日期一拖再拖。
 
    3月21日,確認出省不再需要目的地疫情防控指揮部的蓋章后,黃瑞決定先帶著妻兒回貴陽。“兩個大人的集中隔離費用6000多元,回去都需要隔離14天,耽擱的時間越久復產拖的也就越久。”
 
   3月1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會議提到:低風險地區之間的人員和貨物流動,必要的健康證明要做到全國互認,不得再設置障礙,不對人員采取隔離措施。
 
   8天后,黃瑞接到隔離酒店前臺電話,稱即日起不需要集中隔離,已交的隔離費用會在兩周內打到付款賬戶,隔離期間產生的費用由政府承擔。
 
     黃瑞當天回到了公司,員工也陸續返崗。但開張就不順,和此前合作的甲方聯絡,得到的答復多是,“現在這塊的業務先緩緩,暫停下來。” “大環境不景氣,等過段時間形勢好了再說吧。”諸如此類的答復給黃瑞帶來了很強的危機感。
 
    作為老板,黃瑞主要負責和新客戶洽談,維護老客戶關系。現在每家企業都有困難,甲方捂緊口袋,比以前做項目更謹慎了。“以前同時做3個軟件項目,現在只做1個。”員工還是一樣的數量,但業務額不飽和,一些項目又停滯不前,黃瑞擔憂,這樣下去很難撐住。
 
被辭退的湖北人
 
     得知自己被辭退了,盧蘭好似從頭到腳被澆了一桶冰水。
 
    盧蘭是湖北宜昌人, 2019年12月底才跳槽到嘉興當地的一家知名家具定制公司做文員。1月17日回家后,從除夕開始一直居家隔離,小區戶主不被允許出門,在微信群里訂購蔬菜、肉類,網格員送到單元樓棟,在微信群里叫到號的戶主下樓來領。
 
   “我們小區是高風險社區,陸陸續續有十幾個新冠肺炎確診病例,在系統里查到距離我家最近的確診病例不足300米遠。”盧蘭回憶起來心有余悸。
 
    原本她訂的1月31日的火車票,先到杭州再坐客車到嘉興。眼看著到了既定的日子出不了門,盧蘭將票據截圖發給老板,詢問公司什么時候復工,自己可能需要請幾天假。得到答復是,“到時候我通知你,一切以安全為主。”
 
     2月9日開始,盧蘭所在的公司復工,要求員工每日早晚在釘釘考勤系統打卡。還在試用期的盧蘭,沒被安排具體工作,只是工作日看培訓視頻和材料,學習門店和工廠下單和對接的客服工作。
 
    3月2日早上9點,她像往常一樣登入釘釘考勤打卡,意外發現自己已被移除系統和部門的工作群。
 
    盧蘭沒意識到這是被公司辭退的前兆,她詢問經理,“我沒有原來的釘釘群了,需要加新的群嗎?”得到的答復是“你暫時不來”,并被告知現在公司沒什么事,不需要遠程辦公。
 
經理與盧蘭的對話截圖
 
    盧蘭看過一些“湖北人被辭退”的微博帖子,聯想到自己,她有些不安,鼓起勇氣問經理,“我是被辭退了嗎?”
 
     9分鐘后,她得到了肯定的答復。經理說招了兩個新人,暫時不需要湖北籍的員工,并建議盧蘭把在嘉興租的房子退掉。
 
    怕父母擔心,盧蘭沒敢告訴他們。試用期她沒有簽訂合同,直到3月18日,才收到一月份的工資,17天班,3300元。她咨詢法律專業的同學和有工作經驗的前輩,對方都告訴她,沒簽勞動合同就沒有保障,走勞動仲裁勝算也不大。
 
    但北京長安律師事務所律師陳文晉并不這樣認為。他告訴記者,可以通過入職材料、辦公界面截圖、群聊記錄、工作記錄、工資支付的銀行流水單、社保繳費記錄、廠牌等合法有效證據來證明雙方的勞動關系。
 
     武漢市瀛楚律師事務所律師張鵬最近也接到不少勞動關系法律咨詢的電話,他建議盧蘭先聯系公司所在地勞動監察大隊,通過調解獲得補償金,如果調解未果可提出勞動仲裁申請。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合同法》第四十七條,勞動者工作不滿六個月,用工單位向勞動者支付半個月工資的經濟補償。工作超過六個月,用工單位需支付一個月的經濟補償。
 
    記者將這些建議轉告盧蘭,她沉默了一小會兒,說,“還是不走勞動仲裁吧,領導同事都挺好的,公司疫情期間還給湖北捐款了”。
 
    她唯一的倔強是,瞞住父母自己因為是湖北人沒有道理地丟掉了工作。她每天登入各大招聘網站,關注宜昌本地的求職信息——盡管本地普遍3000元起薪的全職工作讓她心里有些落差。當母親走進房間時,她又會迅速果斷地關閉求職網頁。
 
走出陰霾
 
    4月5日,到記者再聯系劉麗時,她顯然已經擺脫了被困湖北的陰霾。
 
    美好的開端始于3月19日,剛起床刷著新聞的劉麗接到村委會的電話,通知從當天開始不再需要接收地疫情防控指揮部的蓋章,就可上高速出省。
 
     當天吃過午飯,劉麗和弟弟,表姐一家上車再次駛向高速,這一次他們帶齊了回東莞的行李,生怕政策再有變化空歡喜一場。那天,高速上車輛比前幾次多了,排在前面的車輛一個又一個地通過關卡,劉麗懸著的心終于落了地。
 
    3月20日上午,她向社區報備已經回到東莞,原以為會被要求集中隔離14天。沒想到,社區回復說,根據市指揮部下發的《關于做好疫情防控期間湖北人員健康管理措施的通知》,3月20日零時起的湖北來莞人員,持湖北綠碼,由居民小區網格管理員收集其14天內每天2次體溫檢測數據。
 
   這意味著劉麗甚至不需要居家隔離,原計劃3月30日才能上班,這下足足提前了兩周時間。
 
    在復工上班兩周后,東莞大多數的餐飲店已經正常營業,劉麗和閨蜜約了一頓烤肉,鮮美的秋刀魚、牛上腦、腰花一下讓她“找回了味蕾”。她和閨蜜講起滯留湖北老家的經歷,有一刻好似感覺在講別家的故事,“萬事盡頭,終將美好”,她感慨。
 
劉麗和閨蜜約了一頓烤肉 
 
    3月底,黃瑞的賬戶上收到6000余元的集中隔離費用退款。盡管公司生意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寒冬里企業主們的軟件服務需求也不高,黃瑞每天依舊樂呵地問候甲方客戶和那些暫時不需要軟件服務的潛在客戶。他和員工開內部會議的時間更加頻繁,也會鼓勵大家一起應對這段艱難的時期,“鼓勵別人也會使自己更堅定”,他期望生意會像天氣一樣回暖。
 
    盧蘭的父母已經復工,他們依舊不知道女兒滯留在家的原因。父母希望她疫情期間先不要回去工作,最好以后留在家鄉。
 
    4月初,盧蘭給宜昌本地的幾家公司投遞了簡歷,這次求職她更加謹慎,會先查詢資料了解公司的經營,訴訟情況,也會關注網上內部員工的評價。
 
    她投遞的公司離家都不遠,不必每天擠公交,避開人流量心里踏實很多,“工作內容是我能夠勝任的”。盧蘭期待,清明之后收到心儀公司的面試邀約,對于未來她還有很多期待。
 
(文中人物除黃瑞之外,均為化名)

(編輯:張騫)

版權與免責聲明:

1、本網凡注明“來源:武漢新市民網”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武漢新市民網所有,網絡媒體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須注明出處,并添加本網站鏈接。如以營利為目的使用上述作品,則須武漢新市民網授權。傳統媒體以各種方式利用上述作品的須經本網授權并在授權范圍內使用。

2、本網凡注明“來源:×××(非本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且不承擔此類作品侵權行為的直接責任及連帶責任。

3、如因作品內容、版權等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作品于本網發表之日起十五日內聯系,否則視為放棄相關權利。

?
本網特邀湖北得偉君尚律師事務所律師李斌為常年法律顧問
郵箱:932449293@qq.com whxsmw@126.com 聯系電話:18827381718 027-8816 6299
免責聲明:本網部分內容來自于網絡,如果您認為侵犯了您的知識產權,請及時與本網管理員取得聯系,本網將及時予以處理。
鄂ICP備17001920號 鄂公網安備 42010602000598號 建議使用360、火狐、谷歌、IE瀏覽器以及1024X726像素瀏覽
极速飞艇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