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新市民網歡迎您!   湖北蓮藕產業網
微信
騰訊微博
QQ
新浪微博 新浪博客 微店
您當前的位置:主頁 > 百姓宗親匯 > 宗親動態 >
這位湖北蔡老先生為中國新冠疫情的防控作出了“突出貢獻”
時間:2020-04-17 ??來源:中青報·中青網 ??作者: 耿學清??點擊:?次
          
武漢火神山醫院逐漸空了,但這位父親永遠留在了那里

2019年5月,蔡德潤70歲生日,女兒帶他吃烤肉。受訪者供圖

 

         武漢火神山醫院的病房陸續空下來,貼上了封條。但70歲的蔡德潤永遠留在了火神山,確切地說,他身體的一部分留在了這里——他因新冠肺炎搶救無效去世后,家人捐獻他的遺體用于研究,幫助世人“認識新冠肺炎的發生發展機理”。

      蔡德潤是2月8日確診、3月9日病故的。他的女兒蔡雅卿記得,3月9日武漢下了一場雨,中午1點多,她接到醫院的電話,收到父親病危的消息。

     對此類消息,她并不陌生。她的父母確診后一個多月里,作為新冠肺炎危重癥患者,分別在不同醫院住院。獨生女蔡雅卿總是接到有關父母病情的電話通報。

     電話那頭向她例行通報病情的口音總在變化——武漢迎來了幾萬名外地醫務人員;她聽到的病情也在變化:血氧飽和度下降、吸氧、插管……病危。

能不能夠把骨灰給我

       新冠病毒的狡猾與兇惡在這個三口之家顯露無疑。蔡雅卿與父母共同生活,她的肺部檢查結果也顯示被感染,核酸檢測結果卻是陰性。從醫學上來說,她是一名密切接觸者,一個“臨床確診病例”。父母躺在病床上與死神抗爭時,她從隔離點轉到方艙醫院,再回到家里,失眠,做噩夢,靠藥物入睡。有時,半夜醫院來電將她從噩夢中驚醒,但帶給她更大的噩夢——現實。

     她不敢關機,不敢不接電話,“父母都是危重癥(患者),沒有一個好消息”。

       3月9日這天的消息是最壞的,火神山醫院的醫生告訴蔡雅卿,蔡德潤的生命體征非常不好,醫院正在搶救,要做好心理準備,最好通知一下其他親屬。

       蔡德潤兄妹5人,他居中,上面有哥哥姐姐,下面有弟弟妹妹,“齊全得很”。2020年5月,他本將迎來71歲生日。

長壽是令這家人自豪的事情。蔡德潤的父親去年過完100歲生日后安然逝去,“一覺睡過去的”,什么病痛也沒有。

     蔡德潤對女兒說,你爺爺的狀態是最好的,90多歲還能上街。人如果不能健康地活著,其實是一件很難受的事情,因為自己會覺得很憋屈。本來能吃能喝能上街的人,讓他一直躺著就會很難受,那就遭罪了。

      這是蔡雅卿唯一一次聽到父親提及生死的話題。后來,聽醫生說父親被搶救過五六次,她感覺到,父親應該很痛苦,他在“遭罪”。

     在3月9日的第二次來電中,醫生告訴她,情況很不好,估計今天很難挺過去。蔡雅卿沉默,電話那頭也沉默。十幾秒后,醫生輕聲問,您父親如果走了,可不可以捐獻遺體做研究?

     蔡雅卿蒙了,很驚訝,盡管她能聽出對方已經是在很小心地問。她覺得,醫生這個時候來問這個問題,肯定是父親“不行了,沒得救了”。她心里“蠻悲的”,對醫生說:“我現在沒法回答你。”

      從父母感染新冠肺炎起,蔡雅卿遭遇了太多不期而至的事情。她并不惱火醫生的詢問,但確實對捐獻父親遺體沒有心理準備。她只在電視上看過捐獻遺體的事,沒想過會發生在至親身上。

      掛了電話,蔡雅卿仍在考慮,很多人是開不了口跟家屬談遺體捐獻的——一個人因為傳染病走了,家人會很傷心,會有怨言。她試著站在對方的角度去考慮,既然醫生頂著“這么大的冒犯(的可能)”主動詢問,說明“國家非常需要感染者的遺體”。

       她母親當時病危,伯伯和姑姑們年紀大了,她只能跟小叔商量。年過六旬的小叔在電話那邊哭了起來。聽到侄女的想法,他很震驚,說“這樣不好吧”,提醒她“以后”不要因為此事難過,“以后”千萬不要有心理負擔,“一般人都不會做這個事情的”。

     火神山醫院的來電這天共有3次,第三次帶來的是噩耗:患者蔡德潤逝世于3月9日16時40分。

     醫生在電話里再一次問她:這個時候跟你說捐獻的事情會很難受,但還是希望征求一下你的意見。

       蔡雅卿同意了。“我不清楚你們要做什么,因為就是國家需要這方面的一些東西,我同意。”她說,“但是我只有一個要求——你們最后能不能夠把骨灰給我?”

       醫生保證,骨灰會留給親屬,會有工作人員上門溝通。

    “父親最后一程跟醫生、護士在一起度過,而現在的話,為醫學研究,國家需要的時候,我好像沒有什么理由拒絕,就同意了。”蔡雅卿后來這樣對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解釋她的想法。

他肯定也會大笑著同意

      這天傍晚,當看到家門口站得筆直、穿著迷彩服的火神山醫院軍醫趙鵬南,蔡雅卿意識到,她替父親作出的捐獻遺體的決定,即將成為事實。

     趙鵬南詳細解答了她的問題。

      通常來說,遺體捐獻者是將器官移植到別人身上,用于生命的延續。但這次不同,烈性傳染病逝者的遺體是用于醫學研究。

      中國科學院院士、陸軍軍醫大學教授卞修武領銜的一支病理診斷與研究團隊,在火神山醫院陸續開展了已知全球最多新冠肺炎病例的尸檢工作,研究結果完善了國家的新冠肺炎診療方案。

 

武漢火神山醫院逐漸空了,但這位父親永遠留在了那里

 

       捐 獻者們默默支撐了這項工作——截至4月5日,這支團隊在武漢完成36例大體尸檢和穿刺解剖。包括蔡德潤在內,來自火神山醫院的有10例。

      “這是一項偉大的工作,只有醫患同心才能完成。”火神山醫院醫務部副主任張宏雁對記者說。

        她還說,人們表現出的大愛和奉獻精神,值得更多人銘記。

         在知情同意書上,蔡雅卿簽下名字,摁了手印。她在“采集方式”一欄選了“全身”,這意味著把父親的遺體整個捐獻給火神山醫院。

    “捐都捐了,這事就不應該太小氣。”她說。

      尸檢分為三種:全身尸檢、局部尸檢、微創穿刺尸檢。對遺體的影響依次由大至小,醫學價值也由大到小。

    全身尸檢其實是讓研究者取走一些器官和組織,最后仍要經過非常精細的處理,恢復遺體的完整性。隨后,遺體會送去火化,骨灰交給親屬。

     蔡雅卿簽署的同意書上寫著:“這一捐贈樣本的舉動會為別的患者帶來更多治愈的可能。”

     她沒想“那么大”。她只是希望父親能夠幫到他人。她記得,2月8日到醫院檢查時,父親呼吸已經艱難,喘得走不動路,需要人用輪椅推到病床上。他不愿意給人添麻煩,為了減少上廁所,他那天不吃飯、不喝水。

     在蔡雅卿眼里,父親生前是一個極為樂觀開朗的人。他愛笑,嗓門兒大,如果開著窗戶,在一樓開懷大笑起來,從五樓都能聽到。

       蔡德潤的生前老友保留著近年聚會的視頻。這些視頻里,蔡德潤是飯桌上最開心的那一個。

        蔡雅卿經常聽父親說“活一天賺一天”。他從前是長江航運集團的船員,曾在20世紀80年代的一次拖輪船隊相撞爆炸事故中幸存。當時他失血過多,昏迷不醒,被救起時上身刺滿了玻璃。他回家養傷,每月只拿基本工資,7年后回到長江上繼續跑船。

     從小到大,蔡雅卿沒有聽父親主動提過那次事故。她知道,父親“沒有多要一分錢賠償”。

    她說,一個那么不愿意給他人、給國家添麻煩的人,如果生前知道自己的遺體還能幫助別人,肯定也會大笑著同意。

一點“私心”

       女兒簽字后,蔡德潤的遺體帶著特殊的代號,被送到火神山醫院的負壓尸檢方艙內——這是全國唯一的針對烈性傳染病的負壓過濾式生物安全尸檢方艙。

      出于保護隱私的考慮,遺體僅以樣本編號和研究編號區分。但每次在尸檢方艙內,開始工作前,卞修武院士和他的同事會分列在手術臺兩側,舉行一個簡短的默哀儀式。盡管身上的防護裝備像太空服一樣笨重,他們依然用力向前彎腰,向逝者鞠躬致敬。

武漢火神山醫院逐漸空了,但這位父親永遠留在了那里

負壓尸檢方艙內,研究團隊向捐獻者遺體致敬。火神山醫院供圖

       39位捐獻者,幫助他們建立了已知全球病理數據最齊全的新冠肺炎病理樣本庫。

      張宏雁說,對這種新發疾病的認識,不可能靠一兩例來了解所有情況,“我們認為每一例都可能會填補一些未知”。

       她還記得,一位男子填完同意書后提出,我們希望醫學能夠更好地提高技術水平,以后永遠不要再發生這種疫情。

      而蔡雅卿對記者說,她簽字時還有一點“私心”——“我希望我媽媽能夠回來”。她覺得,對父親遺體“好好研究”,有助于弄清楚“這個病”到底怎么回事,讓更多“遭罪”的人盡快康復。“我不要一下子變成孤兒,我想我最起碼還能有媽媽。”

     她的母親仍在住院,脫離了危險期。在視頻聊天時,醫生告訴她,雖然病人躺在床上不能動,但是手有了一些握力,是好的跡象。

父親的葬禮

      3月25日,蔡雅卿獨自從殯儀館領到父親的骨灰。她要為父親舉行一個葬禮。

      疫情期間,她沒有買到鮮花。社區工作人員幫忙買了一包紙錢和香燭,開車帶她去了墓地。

       蔡雅卿抱著骨灰盒,輕輕放進墓穴,擺正,蓋上蓋子。工人用混凝土暫時砌出一個斜坡,給墓碑留好位置。她暫時找不到人刻碑。

      她點了蠟燭,燒了紙錢,突然下起很大的雨。上午10點左右她出門時,還是晴天。她慌忙從包里找出一個購物袋,蓋在未晾干的混凝土上。

    本來,她一直忍著眼淚,“我爸享福去了,不遭罪了,我不應該再哭哭啼啼的,不好,應該讓我爸覺得,我會好好活著。”

    社區工作人員對她說:“雨下大了,你磕3個頭,我們把你送回去。”

     蔡雅卿跪下磕了3個頭,說了一句“爸爸,對不起”,淚水繃不住了,隨著雨水流下,“我感覺老天爺都在哭”。

      她覺得有很多“對不起”。父親2月9日轉到火神山醫院,抱怨女兒慌慌張張,沒給他帶手機充電器。父親后來在電話里說火神山醫院吃的喝的都蠻好的,還“炫耀”有酸奶,但心煩的是一度打不了電話,只能找醫生借充電器。

      蔡雅卿當時有點放心了,因為“爸爸說話嗓門兒還是很大”。但是,父親兩天后便上了呼吸機。那是他們最后一次通話。

     她甚至懷疑,是自己把病毒帶到家里的。武漢“封城”后,父親的肝炎藥吃完了,她去醫院買過藥,疑心自己帶回了病毒。2月7日,父母開始出現癥狀。

     在父親墓前,蔡雅卿覺得一切太突然了。“就沒有個過程……我心里面最難受的是我覺得好多事情都沒有完成,好多話都沒有說……”她自責,很多事情一直讓父親操心。

     去年蔡德潤70歲生日,提出想吃自助式烤肉。蔡雅卿狐疑地看著平時打太極、清淡飲食、注重養生的父親,問了好幾遍,“你能吃烤肉嗎?”

    他說:“我沒吃過,你平時吃的那些東西,我要跟你一起去吃一次。”

   現在她知道,他其實是在跟自己妥協,“這也是一種愛”。

    安葬父親之后,蔡雅卿把父母的床單洗了,把床鋪好,定期進去拖地,等待母親回家。她每天好好吃早飯,“努力讓自己生活得像他們在家里面一樣。”從前她早上賴床,父親會給她去買早點。

武漢火神山醫院逐漸空了,但這位父親永遠留在了那里

 

     趙鵬南醫生又來了,給她送來感謝信,上面蓋著“武漢火神山醫院”的紅章,讓她留個紀念。

     拿著這張紙,蔡雅卿確信,父親永遠留在了火神山。

編輯 張國

版權與免責聲明:

1、本網凡注明“來源:武漢新市民網”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武漢新市民網所有,網絡媒體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須注明出處,并添加本網站鏈接。如以營利為目的使用上述作品,則須武漢新市民網授權。傳統媒體以各種方式利用上述作品的須經本網授權并在授權范圍內使用。

2、本網凡注明“來源:×××(非本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且不承擔此類作品侵權行為的直接責任及連帶責任。

3、如因作品內容、版權等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作品于本網發表之日起十五日內聯系,否則視為放棄相關權利。

?
本網特邀湖北得偉君尚律師事務所律師李斌為常年法律顧問
郵箱:932449293@qq.com whxsmw@126.com 聯系電話:18827381718 027-8816 6299
免責聲明:本網部分內容來自于網絡,如果您認為侵犯了您的知識產權,請及時與本網管理員取得聯系,本網將及時予以處理。
鄂ICP備17001920號 鄂公網安備 42010602000598號 建議使用360、火狐、谷歌、IE瀏覽器以及1024X726像素瀏覽
极速飞艇app